• 2022/07/11

    来源: 重庆日报

从“广阳坝”到“风景眼”——一位原住民眼中的广阳岛生态蝶变

 

重庆广阳岛,工人在湖中作业,游客在岛上露营游玩享受美景。(摄于三月十三日)记者 谢智强 摄\视觉重庆

连日高温,洪崖洞往返广阳岛的生态观光船,游客较以前减少了一些。

“太热了。”710日,广阳岛东岛头老鹰茶渡的“少愚号”趸船上,41岁的周定勇看着窗外明晃晃的太阳,若有所思。

坐船的游人减少,让周定勇有了更多闲暇时光。除了做好趸船的日常检修维护外,他时常会回想起曾经的广阳岛和自己在岛上生活的时日,“那时候,广阳岛还叫广阳坝……”

“以前岛上都破坏得不成样子了,没想到这几年生态恢复得这么好”

2010年搬离广阳岛之前,周定勇已在岛上生活近30年。

生于斯长于斯,周定勇对岛上的一草一木都充满感情,“老屋就在现在的广阳营一号营房旁。岛上人家大多种田打鱼,我家里也一样。”

成年后,周定勇进入岛上的体育训练基地工作,“算是吃上公家饭了。”

岛上的田园生活,在2005年前后开始发生变化。

“商业开发进来了,陆陆续续有人搬出去。”2010年搬离时,周定勇听说岛上已经规划了300万平方米的房地产开发,“到处都在挖,土堆得到处都是,以前的田、堰塘、沟渠,好多都遭填了。”

让周定勇没有想到的是,此后许多年,广阳岛都是自己离开时的模样:房地产开发并未成型,岛上生态却已千疮百孔。

2014年的时候回来过一次,那时候岛上村民全部搬完了,但是感觉商业开发也没有太大进展。”搬离广阳岛后,周定勇进入重庆客轮有限公司工作。此后很多年,虽因工作关系没有回过广阳岛,但周定勇一直关心着广阳岛的境况,“听说开发全部被喊停了,开始进行生态修复。”

直到20209月,朝天门(后改至洪崖洞)往返广阳岛生态观光船开航。

“因为我是岛上的原住民嘛,对这一带的水情比较熟悉,公司就把我安排到码头趸船上上班了。”再次回到广阳岛,周定勇感觉既熟悉又陌生,“码头、一号营房这些都在,可改变的东西更多。”

空闲时,周定勇会和同事登上广阳岛,在清晨的薄雾或是傍晚的夕阳下散步,“以前岛上都破坏得不成样子了,没想到这几年生态恢复得这么好。”

周定勇不知道的是,经过自然恢复和“护山、理水、营林、疏田、清湖、丰草”系统生态修复,广阳岛全岛植被覆盖率已经达90%以上,记录到植物594种、动物452种。

“主城8个区都有旅游大巴直通广阳岛,游客可以选择经陆路或水路上岛”

如今,广阳岛良好的生态和美丽的江心岛风光,吸引着游客纷至沓来。

统计数据显示,自202110月广阳岛常态化对市民开放以来,已累计有超过40万人次上岛游玩。

“从洪崖洞坐船过来的人不少,最多的一天我们接了1600多人。”生态观光船的火爆,让周定勇感慨万千,“2006年木洞经广阳坝到朝天门的客船停了,那时我以为再也看不到广阳岛开通客船了。”

周定勇记事起,就有客船停靠广阳坝码头。广阳坝上村民种的菜、打的鱼,都挑到码头来,等木洞发的客船上水经过广阳坝,由客船装载、逆流而上,到达朝天门进城售卖。

周定勇记得,那时候广阳坝上水到朝天门要接近两个小时,票价一元钱。时光荏苒,广阳坝码头已成了今天的广阳岛老鹰茶渡,而从广阳岛乘坐生态观光船到达洪崖洞的时间缩短为一个小时左右,票价也变成了单程40元。

“那时候种菜、打鱼、赶船,都是为了生计,不像现在生活好了,坐船是为了观光旅游。”沿着老鹰茶渡的石板路拾级而上,周定勇讲述着世事变迁,“前些年江里都打不上来鱼了。这几年保护好了、没人打鱼了,我在趸船上都经常能看到江里有几十斤的鱼游过去。”

7月骄阳似火,广阳岛东岛头雁鸭湖畔,却依旧有几对新人正顶着烈日拍摄婚纱照。

“主城8个区都有旅游大巴直通广阳岛,游客可以选择经陆路或水路上岛。”周定勇告诉重庆日报记者,今年春天,岛上还举办了花黄春早、风筝节等主题活动。风和日丽的季节里,很多游客都选择乘坐生态观光船踏浪而来,广阳岛上游人如织。

“到那个时候,我要把家里的亲戚朋友都接回岛上走走看看”

在趸船上迎来送往无数游客,周定勇渐渐发现这些游客也有了变化:许多游客带上了帐篷等露营设备,而离开的游客时常带着岛上的生态蔬菜。“广阳岛开放了生态露营,自带帐篷的游客可以在东岛头燕子坪和机场跑道自由露营;游客也可以在白鹭湖区域选择精致露营地,和住酒店一样,提着包包就住进去了。”

同时,依托“智慧广阳岛”建设,广阳岛还在手机端上线了“广阳岛”微信小程序,市民、游客能通过小程序享受广阳岛提供的预约、游览、美食、科普等综合便民服务,实现“一部手机游广阳”,还能下单订购广阳岛的生态产品并在岛内自提。

“尝个广阳岛雪糕嘛,有岛的形状、也有岛上芒种驿站的形状。”东岛头老鹰茶渡一侧的小摊上,工作人员陈海琼推荐着广阳岛的文创雪糕,“多的时候,一天要卖出300多支呢!”

炎炎夏日里,入口即化的文创雪糕为游客带来了丝丝凉意。

不仅有文创雪糕,还有蜂蜜、橙汁、高粱酒等生态产品售卖服务,广阳岛还将建设足球场、篮球场等体育设施,开展露营节、音乐节、水上运动等文旅活动,采取承包、租赁等合作方式专业化运营农田区域。

现在的广阳岛,已变身为重庆城市名片,成为重庆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的典型案例,成为生态优先、绿色发展的样板标杆,成为筑牢长江上游重要生态屏障的窗口缩影、发挥绿色发展示范作用的引领之地。

下一步,广阳岛将加快从生态保护修复向绿色低碳发展转变,从生态岛向“风景眼”转变,从建设为主向建设与运营并重转变,从存量本底绿色低碳向绿色低碳产业化转变,大力推进产业生态化、生态产业化和产业数字化、数字产业化,岛内岛外协同打造“生态产业群”,让绿水青山高质量转化为金山银山。

广阳岛日新月异的变化,让周定勇对广阳岛的未来有了更多的期许,“到那个时候,我要把家里的亲戚朋友都接回岛上走走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