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2/06/14

    来源: 湖北日报

湖北:十年禁渔长江美 鸟飞豚跃渔民安

长江禁渔是为全局计、为子孙谋的重要决策。沿江各省市和有关部门要加强统筹协调,细化政策措施,压实主体责任,保障退捕渔民就业和生活。要强化执法监督,严厉打击非法捕捞行为,务求禁渔工作取得扎实成效。——习近平总书记2020820日在扎实推进长三角一体化发展座谈会上的重要讲话

 

武汉市公安局水上分局、武汉市农业农村局农业综合执法支队的70余名执法人员,搭乘7艘执法巡逻艇奔赴各自执法水域执行任务。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魏铼 摄

202111日零时,对母亲河长江是历史性的一刻:长江流域重点水域开始实行10年禁渔。

湖北坐拥1061公里最长江段,禁捕责任重于泰山。

为全局计、为子孙谋。近5年来,湖北以钉钉子的精神,强化责任与担当,做好长江水生态修复大文章。

2017年,湖北在沿江10个省市率先启动水生生物保护区禁捕工作;到2018年底,全省83个保护区陆续实现禁捕退捕,比国家要求完成时限提前一年;2019年启动长江、汉江干流禁捕退捕工作,2020年全面实施退捕攻坚战,16818艘建档立卡退捕渔船、17462艘涉渔“三无”船舶全部回收拆解,32226名退捕渔民全部上岸转产安置。从202111日零时起,湖北长江流域重点水域正式全面实行10年禁渔。

铁腕治江,有效遏制了非法捕捞行为,全省各地建立起一套长效禁捕工作机制,渔业生物资源明显恢复,一幅鸟飞豚跃、江清岸绿的美丽长江画卷正徐徐展开。

生机盎然的长江回来了

“又出来啦!一头,两头,三头……”初夏时节,有“微笑天使”之称的长江江豚,在长江宜昌段葛洲坝下游成群出现,好一幅“江豚吹浪立,沙鸟得鱼闲”的生态画卷。

同样的美景在荆州、武汉、咸宁、洪湖长江段、潜江的汉江段一再重现,被游人上传网络后引起围观。

中科院水生所研究员王克雄称,长江禁渔后,长江、汉江水生态环境持续向好,鱼类资源丰富,缓水区小鱼多了,吸引了江豚前来捕食。

在石首天鹅洲长江故道,麋鹿集体恣意奔腾的画面更让人感受到震撼。

去年,武汉市园林局在全市范围内观测记录到野生鸟类357种,共计84.6万只。“长江两岸的江滩是重点观测地。”

除了江豚,刀鲚、鳤鱼等稀有鱼类也越来越多。刀鲚往年仅出现在我省黄梅以下江段,2021年以来陆续在嘉鱼、石首发现。在长江宜昌段,消失多年的鳤鱼也再次映入人们的眼帘。

省生态环境厅最新监测表明,今年以来,我省长江干流出境水质持续保持Ⅱ类。

据科研单位同步监测显示,我省长江、汉江干流水生生物资源量快速恢复,2021年监利断面四大家鱼鱼苗发生量约50亿尾,远超禁渔前的年平均10亿尾至20亿尾。

 

一群江豚在长江宜昌城区江段葛洲坝下游大江航道水域时而跃出水面,时而在清澈的江水中追逐嬉戏。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刘曙松 摄

管长远的禁捕机制建立了

长江禁捕是一场持久战。

20178月,省政府办公厅公布《关于落实我省长江流域水生生物保护区全面禁捕工作的通知》,率先启动了禁捕工作。农业农村厅、公安厅、市场监管局等部门出台30余个文件。983名“江段长”、3455名“岸线长”上岗履职,1705名护渔员日夜巡查,其中824人由退捕渔民变身而来。

铁腕护江效果明显。2021年,全省农业农村部门查处非法捕捞案件330起,公安部门侦办案件442起,较20201733起、787起明显下降;2022年一季度,农业农村部门月均查处非法捕捞案件已降至8起。

人防与技防结合。

5月下旬,在嘉鱼县渔政执法指挥中心,县农业农村局副局长石六华通过大屏幕实时关注着全县禁捕区域内动态。大屏幕上,包括109.6公里长江干线和西凉湖嘉鱼片区2.6万亩水域的实情实景尽收眼底。

“以前靠两条腿步行巡查,对非法捕捞发现难、取证难、反应慢”。石六华说,嘉鱼县在13座沿江移动通讯铁塔上,装配雷达、云台、网络摄像机等智能监控系统,利用全景监控、电子围栏等技术手段,极大提高了执法效率。

目前,全省79个县市区天网工程基本建成,投资4.07亿元,实现“禁捕水域”全覆盖。同时统筹中央、省级资金3.55亿元,配备执法船艇274艘、执法车108辆、渔政趸船43座、无人机93架,形成了人机艇车快速互动的立体防护模式。

转产渔民过得更好了

“十年禁捕”难在渔民安置。

宜都市白水港村老渔民刘泽奎曾为养老问题发愁,禁捕之后老两口每月能拿到3000多元的养老金。“现在每天在江边绿道散散步、广场上跳跳舞。”刘泽奎笑着说。

据了解,截至今年3月底,我省筹措各类禁捕退捕补偿资金58.85亿元,发放船、网、证等一次性补偿资金15.8亿元。我省退捕渔民中符合参保条件的31958人已全部参加养老保险,需转产安置渔民23396人已全部完成转产就业。对转产的护渔员,省财政按每人每年补助1万元。

作为长江流域唯一出台3年过渡期政策的省份,全省发放3年过渡期生活补助5.3亿元,实现应补尽补。累计职业介绍44761人(次)、职业培训6183人(次),救助兜底保障1523人、临时救助188人次,实现应保尽保、应培尽培、应转尽转、应兜尽兜。

与此同时,我省借助禁捕倒逼水产业转型升级。在武汉、宜昌、十堰、恩施等10多个地方,流道池塘设施化养殖、圈养桶陆基工程化养殖、循环水工厂化养殖等多种设施渔业加快建设。省农业发展中心在全省组织培训,将捕鱼人转变为养鱼人,目前已经开班20多期,培训人员1000多人。

“我们要把禁捕变成水产业提档升级的一次机遇。”省农业农村厅相关负责人表示,经过科研人员的努力,江团(长吻鮠)、长江刀鱼(长颌鲚)、土憨巴(沙塘鳢)等6种长江野生鱼进行人工驯化养殖后,已开始走上百姓餐桌。“一斤土憨巴卖到80元,亩均增产3000元,比原来挣得多多了。”退捕渔民周保国称。

 

专家点评

长江为什么要十年禁渔?

长江,是中华民族的母亲河,也是世界上水生生物最丰富的河流之一。然而,过去几十年,因为一味追求经济效益,令长江付出了沉重代价,生态环境持续恶化,生物完整性指数到了最差的“无鱼”等级,形势十分严峻。

1954年,长江渔业天然捕捞产量接近43万吨,到20世纪90年代已下降至10万吨左右,而且呈逐年下降趋势。近年来即便采取大规模增殖放流,长江每年的捕捞量也不足10万吨,而长江“四大家鱼”资源较20世纪50年代已经减少了90%以上。

20189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关于加强长江水生生物保护工作的意见》提出,多年来,受拦河筑坝、水域污染、过度捕捞、航道整治、挖砂采石等人类活动影响,长江生物多样性持续下降,水生生物保护形势严峻。

202111日起,长江干流和7条重要支流实行为期10年的常年禁捕。一年多来,禁捕水域非法捕捞高发态势得到初步遏制,水生生物资源逐步恢复,禁渔效果初步显现。十年禁渔,为什么是十年?十年的时间,很多鱼在适宜的水域能够比较正常地自然繁殖,希望在十年以后整个长江的鱼类资源能够恢复到像20世纪50年代的多样性。——中科院院士 曹文宣

典型案例

捕鱼人变身护渔员

“哎哟,快看,那是江豚呀!”

323日,61岁的武汉市江夏区长江片区护渔员王明武在长江金口段开展日常巡查时,惊喜地发现了“水中大熊猫”江豚成群而来,王明武拿出手机将江豚翻转跳跃、捕食嬉戏的身影捕捉下来,“这是第一次抓拍到!”

王明武祖辈都是渔民,十二三岁就跟着父母在船上打渔,儿时的长江里,除了江豚还能看到白鱀豚的身影,“它们呼吸时喷出的水柱比江豚更高,能达到两三米”。1993年以后,王明武就再也没有看到白鱀豚现身。

“原来一天可以打五六十斤鱼,到2018年打十斤鱼都不错了”。

曾经的“鱼满舱”逐渐枯竭。

2020年,国家禁捕政策出台后,王明武第一个上交了渔船。

“渔船、网具、船证都已经交了,拿到了12万元的补偿款。每月还有几百块退捕生活补贴,现在当护渔员,每月还有2000多元的工资。”王明武说,过去打鱼只是为了“小家”,现在护渔是为了“大家”,这份新职业让他觉得成就感十足。

202071日以来,王明武每天在岸上徒步巡查,随渔政执法人员一起巡江,一旦接到违规捕捞的举报,即使是在晚上,也会到现场配合执法。

短短一年多,王明武感受到长江生态发生了明显的变化。“现在站在江边,就能看到水里有不少鱼,这在禁捕之前是看不到的。等船开到长江里,还能看到鱼从江里跳出来。”他说,看到长江的生态环境有了改善,感觉到每天的辛苦都是值得的。

“有非法捕捞的跟我们玩起心眼,我们可是在长江上打了一辈子鱼,他们哪是对手。现在没人在我们这个江段搞非法捕捞了。”

王明武的巡护队,有6位老渔民。据记者了解,全省有824位打鱼人变身护渔员,省财政每人每年补贴1万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