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1/11/22

    来源: 第一财经

农业农村部谈长江“十年禁渔”:这是打破恶性循环的根本出路

“资源越捕越少、生态越捕越糟、渔民越捕越穷”,曾经是长江禁捕前的恶性循环。如今,随着2021年长江流域重点水域实行暂定为期十年的禁捕,这样的状况正在被打破。

1119日,在中国渔业协会举办的“长江生态保护与渔业发展论坛”上,农业农村部长江流域渔政监督管理办公室主任马毅称,长期以来,受拦河筑坝、水域污染、挖砂采石等高强度人类活动的影响,长江水域生态环境不断恶化,长江生物多样性持续下降,已经到了“无鱼”等级。

评估与维持长江流域生态系统健康重要标志之一是水生生物多样性,而水生生物中最关键的类群是鱼类。然而,当前在长江流域水生生物中列入《中国濒危动物红皮书》的濒危鱼类物种就已经达到92种,“水中大熊猫”白鱀豚和“淡水鱼王”白鲟被宣布功能性灭绝。

长江水生生物保护是复杂的系统性工程,也是一个长期谋划、逐步推动的过程。早在2006年,中国科学院院士曹文宣就提出长江十年禁渔的建议。2016年,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当前和今后相当长一个时期,要把修复长江生态环境摆在压倒性位置,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随后,农业农村部将长江禁渔提上重要议事日程。

201711日起,原农业部在长江唯一没有闸坝阻隔的一级支流—赤水河开始常年禁捕试点并获得成功。2018年,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加强长江水生生物保护工作的意见》,明确提出加快建立长江流域重点水域禁捕补偿制度,完成了长江禁渔政策的顶层设计。2019年,农业农村部、财政部和人社部完成了退捕方案设计,印发《长江流域重点水域禁捕和建立补偿制度实施方案》。2020年,长江流域332个水生生物保护区率先实行永久禁捕,核定的11.1万艘渔船、23.1万名渔民全面退捕。

2021年起,长江流域重点水域实行暂定为期十年的禁捕。马毅认为,长江禁捕是打破“资源越捕越少、生态越捕越糟、渔民越捕越穷”恶性循环的根本出路,说到底是为了渔民的长远利益考虑。长江渔业资源的恢复还将为养殖鱼类提供优质的种质资源,可让更多的人能够更好地、更长久地吃鱼,也就是让人民群众有美好生活的基础。

为什么要一禁十年?

马毅解释说,一方面,长江最常见的鱼类,如青草鲢鳙“四大家鱼”,通常需要生长3~4年才能成熟,如果禁渔十年,这些鱼类可以完成23个世代的繁衍。这样,它们的种群数量有望显著增加,最终实现生物完整性指数有效改善。另一方面,整个长江生态系统恢复是个长期过程,十年禁渔为整个水生生物恢复创造条件,为保持长江流域生态系统的原真性和完整性提供重要保障。

2002年到2019年,中国就已先后在七大重点流域长江、黄河、珠江、松花江、淮河、海河和辽河实施分时段的禁渔期制度。长江禁渔是一个史无前例的伟大工程,其重大意义尚待系统梳理、深入挖掘和历史见证。

从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来看,马毅称,长江禁捕是加快提升渔业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水平的关键抓手,打赢十年禁渔持久战是检验渔业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水平的重要标志。

他说,通过赎买长江捕捞渔民的捕捞权益,国家对长江天然渔业资源实现了完整的所有者权益,将从根本上避免“千家万户”竞争性捕捞的“公地悲剧”,为现代渔业转型升级提供基础条件,通过“腾笼换鸟”推进渔业转型升级,也为深化长江渔业资源产权制度改革、稳妥发展大水面生态养殖扫清政策实践障碍。

“十年禁渔”这一空前严格的措施,为长江流域摆脱“无鱼”困境带来了希望。同时,近30万渔民需要退捕转产专业。这就需要着力拓展设施渔业,支持渔民转产转业。

考虑到国内水产品总量98.0%为池塘养殖,约2.0%为设施养殖,与国外捕捞、设施养殖各占50%的养殖模式存在较大差距,而且传统池塘养殖有着品类少、效率低、品质低、环境污染等问题。武汉中科瑞华生态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杨琳称,以效率为例,传统池塘养殖每立方米水产能3~5公斤,然而国外设施产能能达到100公斤以上。

这意味着,设施渔业是未来发展趋势,必然面临从“渔场”到“鱼厂”的转变。

杨琳称,渔民转产转业,一方面可以利用小型化循环水系统进行渔业生产,从“捕鱼人”转变为“养鱼人”,解决生计问题。另一方面还可以发展“海鲜陆养”。原因在于,2020年,仅线上生鲜市场就有2.3万亿元的体量,海鲜占1/5份额。尤为重要的是,海产品还面临着过度捕捞导致近海渔场海产品产量锐减,部分海域“无鱼可捕”;海水污染严重影响海产品质量和安全性;长途运输存在滥用抗生素、激素等药品的普遍现象等痛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