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1/01/11

    来源: 中国水运报

长江大保护这五年

上游重庆,中游武汉,下游南京。

5年间,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三次座谈会,为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谋篇布局,为中华民族永续发展探索生态优先、绿色发展之路。

5年间,沿江各地坚持生态优先、绿色发展,黄金水道活力迸发,生态效益日益彰显,交通先行棋激活满盘,一幅生态画卷正在铺展。

新貌

岸线更绿了 运输效率更高了

11日零时,长江流域重点水域10年禁渔全面启动。

为全局计、为子孙谋。重点水域179693名渔民全部退捕上岸,长江禁捕退捕攻坚战、持久战全面打响。

历经5年发展,围绕中华民族母亲河,一场更为深刻的变革已经开启。

时间回到5年前。

201615日,重庆。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召开。

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必须从中华民族长远利益考虑,走生态优先、绿色发展之路,习近平总书记强调。

 

站在中华民族永续发展的全局高度,以对子孙后代负责的历史担当,习近平总书记亲自谋划、亲自部署、亲自推动长江经济带高质量发展。

2016年以来,他先后来到长江上游、中游、下游,三次召开座谈会,从推动深入推动,再到全面推动,为长江经济带发展把脉定向。

2018426日,武汉。深入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召开。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新形势下,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关键是要正确把握整体推进和重点突破、生态环境保护和经济发展、总体谋划和久久为功、破除旧动能和培育新动能、自身发展和协同发展等关系”……

20201114日,南京。全面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召开。

坚定不移贯彻新发展理念,推动长江经济带高质量发展,习近平总书记为新发展阶段的长江经济带发展指明方向。

5年来,在发展中保护、在保护中发展。一场场生态保护攻坚战接连打响,沿江省市发展理念深刻嬗变……

隆冬时节,安徽芜湖长江与青弋江交汇处的江滩上,不少年轻人冒着寒风,漫步于超10公里长的生态景观带。谁能想到,这里曾非法码头密布、砂堆连绵,住在江边不见江

焕然一新的江岸得益于当地铁腕整治非法码头、持续发力生态修复的决心和努力。

近年来,安徽深入推进长江干线非法码头、非法采砂专项整治。2017年取缔拆除224个长江干线非法码头,又以淮河流域为重点开展专项行动,取缔拆除941个无证码头、砂石堆场。

江边的环境曾经很差,整治后旧貌换新颜,成了遛弯的好去处。在附近生活了10多年的王先生说。

不只是安徽,十三五以来,江苏取缔拆除了长江干线江苏段117个非法码头,恢复长江自然岸线13.3公里,岸线面貌明显改善,生态环境有效修复。

同样发生改变的,还有长江流域的运输效率。

 

日前,一艘满载粮食、麦芽、马口铁、建材的集装箱船从江苏淮安新港驶出,经京杭运河进入长江驶向湖北武汉阳逻港国际集装箱码头,淮安武汉水上集装箱快速班轮航线正式开通。

该集装箱快航从淮安至武汉航程约6天,返程约4天,综合成本较原有公路运输降低一半以上。初期实行每周2班对开,后期将逐渐增加航班密度。

通过该航线,淮安的粮食、麦芽可以低成本发往武汉等地,武汉等长江中上游地区的化肥、有色金属可直达淮安。快航开通形成了以淮安港、武汉港为中心的区间集装箱物流运输新通道,将推动长江中上游与京杭运河区间的江河联运,有利于散改集和贸易物流,促进内循环的畅通。

大力发展江海(河)联运,已成为提升黄金水道功能的内在要求。当前长江干线14个港口铁水联运设施联通项目全部开工建设,长江集装箱江海联运运量已占到总运量的60%以上。

在发力推进加快多式联运之际,黄金水道综合交通运输体系建设也跑出了加速度

长江南京以下12.5米深水航道等一批重点工程建成投用,2020年,长江干线货物通过量突破30亿吨,再创历史新高,稳居世界内河首位。交通运输部综合规划司副司长苏杰说。

截至202011月,长江经济带沿江高铁建设方案基本确定,公路互联互通网络不断完善,成都天府机场、鄂州货运枢纽机场加快建设,对外开放大通道加速形成。

发展

经济总量占全国46.5% 取得五大历史性成就

作为黄金经济带的长江经济带,不仅是我国总量最大、腹地最广的经济区,也是重要的生态宝库。长江经济带横跨东、中、西部,覆盖了上海、江苏、浙江、安徽、江西、湖北、湖南、重庆、四川、云南和贵州11省市,以20%左右的国土面积承载了全国40%以上的人口,经济总量占全国40%以上。

近年来,长江经济带领导小组先后多次暗访,建立问题台账,地方也相继自查自纠,加大生态环境治理。湖南省自然资源厅表示,截至20201224日,湖南已全面完成长江干流及湘江两岸10公里范围545座废弃露天矿山、1911公顷修复任务。四川省生态环境保护督察工作领导小组透露,截至202012月底,2018年、2019年国家移交的两批共41个长江经济带生态环境问题已整改完成37个;282个自查问题已整改完成246个。其中,应于2020年底前完成整改的18个长江经济带生态环境问题,已全部完成整改。

 

日前,安徽省召开全面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和扎实推进长三角一体化发展专项行动工作部署会议。会议指出,要筑牢绿的底色,聚力打造生态优先绿色发展主战场的战略节点,做到一把手抓到底,一张网查到底,一清单管到底,一条线督到底,打好突出问题整改歼灭战,打好环境污染治理攻坚战,打好生态保护修复持久战。重庆市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领导小组会议指出,将狠抓尾矿污染、船舶污染、污水乱排和岸线侵占等生态环境突出问题整改,常态化制度化开展暗查暗访,追根溯源,一抓到底,抓出成效。

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是党中央作出的重大决策,也是我国生态优先、绿色发展的区域发展样板。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刘云中表示,经济发展的资源环境代价过大是过去长江经济带发展面临的核心问题,长江经济带经济动能转换是关键。

5年来,腾笼换鸟、破已成长江经济带各省市的发展共识。有数据显示,5年来,长江经济带累计搬改关转化工企业8000多家,与此同时,电子信息、装备制造等产业规模大幅增长,占全国比重超过50%。以浙江为例,从2015年到2019年,浙江数字经济总量从1.48万亿元增长到2.7万亿元,数字经济总量占全省GDP比重上升到43.3%2020年前三季度浙江数字经济核心产业增加值4893.9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11%。安徽方面,2016年至2019年,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年均增长8.6%,高于全国2.5个百分点;2018年规上工业增加值突破1万亿元;2019年数字经济总量突破1万亿元。

江苏瞪羚企业保持高成长发展态势,创新型企业集群加速形成,不断壮大。江苏省生产力促进中心主任赵志强介绍,2020年全省高新区瞪羚企业总数较上年度增加69家,增幅高达15.75%20172020年,瞪羚企业数年增长率均保持在10%以上。

刘云中说,严守生态红线,随着长江边化工等传统高耗能、高污染企业的关停,倒逼沿线地区提升腾笼换鸟主观能动性,依靠转型升级、创新驱动,着力为新动能发展创条件、留空间。

 

15日,国家发改委、生态环境部、交通运输部联合举行新闻发布会,介绍长江经济带发展五年来的成就,一系列数据显示,五年来,经济保持持续健康发展,综合运输大通道加速形成,生态环境发生明显变化,长江经济建设取得历史性成就。

先看经济实力。2019年,长江经济带经济总量占全国的比重达到46.5%,比2015年提高4.2个百分点。2020年前三季度进一步提高到46.6%。新兴产业集群带动作用明显,电子信息、装备制造等产业规模占全国比重均超过50%

再看交通运输。五年来,综合运输大通道加速形成。截至202011月,长江经济带铁路、高铁通车里程分别达到4.37万公里、1.54万公里,比2015年分别新增9120公里、7824公里;高速公路里程达到6.37万公里,比2015年新增1.55万公里。

从对外开放水平看,长江经济带与一带一路建设融合程度更高,上海洋山港四期建成全球最大规模、自动化程度最高的集装箱码头,宁波舟山港成为唯一吞吐量超11亿吨的世界第一大港,中欧班列线路开行达30余条。

从生态环境看,2020年,长江流域水质发生显著变化。2020年首次实现消除劣V类水体。五年来,长江沿线1361座非法码头彻底整改,2441个违法违规项目已清理整治2417个,两岸绿色生态廊道逐步形成,沿江城市滨水空间回归群众生活。

立法

首部流域法律 揭开保护新篇章

20201226日,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四次会议表决通过长江保护法。这部法律将于202131日起施行。作为我国第一部流域法律,这部法有哪些亮点?将为保护长江母亲河提供哪些保障?

长江保护工作涉及面广、情况复杂、任务艰巨。作为我国第一部流域法律,长江保护法需要统筹协调上中下游之间、中央与地方之间、不同行业之间、不同法律之间的关系,没有可参考的先例,立法难度较大。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经济法室主任王瑞贺表示。

 

解决长江保护管理体制中九龙治水顽疾;改变无鱼困局;既要防止长江流域的生态环境变坏,也要让已经遭受破坏的长江流域生态系统和环境变好……长江保护法在起草之初,就承担起了一系列重任。

历经三次审议之后出台的长江保护法,不负众望,在依法维护长江流域生态安全,推进长江流域绿色、可持续、高质量发展方面,作出了系统制度设计。

王瑞贺说,长江保护法坚持生态优先、绿色发展的战略定位,突出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的基本要求,针对长江流域的特点和存在的突出问题,采取特别的制度措施,加强长江流域生态环境保护和修复,规范各类生产生活、开发建设活动,促进资源合理高效利用,推动长江流域经济社会发展全面绿色转型,实现人与自然和谐共生。

在制定长江保护法过程中,有一条立法理念始终贯穿其中——坚持把保护和修复长江流域生态环境放在压倒性位置。

中国科学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研究员杨林生指出,长江保护法坚持把保护和修复长江流域生态环境放在压倒性位置,从长江流域系统性和特殊性出发,建立健全长江生态环境硬约束机制,让长江保护有法可依。

杨林生注意到,在长江保护法中,长江流域生态环境保护和修复的相关内容贯穿了整部法律。

在总则中,明确把加强长江流域生态环境保护和修复作为长江保护法立法的第一目的,也明确在长江流域开展生态环境保护和修复活动应当优先遵守本法。

长江保护法把资源保护”“水污染防治生态环境修复这些专章作为核心内容,并对各类生态环境保护和修复的责任主体、保护和修复的内容作了详细规定,明确国家对长江流域生态系统实行自然恢复为主、自然恢复与人工修复相结合的系统治理,明确自然资源主管部门会同国务院有关部门编制长江流域生态环境修复规划,组织实施重大生态环境修复工程,统筹推进长江流域各项生态环境修复。

 

为解决钱从哪来的问题,长江保护法明确专项安排长江流域生态环境保护资金,用于长江流域生态环境保护和修复。

为确保长江流域生态环境保护和修复的效果,长江保护法明确实行长江流域生态环境保护责任制和考核评价制度以及约谈、定期报告等,以最严格的责任制度保障长江流域生态环境保护和修复。

杨林生说,长江保护法从保障生态安全、实现人与自然和谐共生和中华民族永续发展的战略高度,提出加强长江流域生态环境保护和修复的重要性,充分体现了党中央作出长江经济带发展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重大决策。同时,本法明确国家及地方各级行政部门、媒体等多个主体的责任,为长江流域生态环境保护和修复提供法律支持和保障,体现了我国对长江保护的决心和信心。

如今,共抓大保护,守护长江生态环境的合力,仍在不断汇聚,生机勃勃的长江经济带,正崛起为高质量发展的主力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