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1/01/08

    来源: 长江经济网

长江经济带指数分析①对标国际最高水平看优劣

曾刚  朱贻文

(作者曾刚系教育部人文社科重点研究基地·中国现代城市研究中心主任、长三角区域一体化研究中心主任、上海城市发展协同创新中心主任,终身教授;朱贻文系华东师范大学城市发展研究院博士后。)

20201114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南京召开的全面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上指出,要推动长江经济带高质量发展,打造区域协调发展新样板,构筑高水平对外开放新高地。

1212日,教育部人文社科重点研究基地·中国现代城市研究中心、华东师范大学城市发展研究院联合对外发布了长江经济带城市协同发展能力指数(2020)”(以下简称协同指数)。该协同指数自2015年起每年对外发布。

协同指数以全球领先城市为依据,针对每个指标分别设定目标值,以此作为各个城市协同发展能力的评价依据。在理论层面,协同指数从区域协同理论、竞争优势理论、区域韧性理论阐释了长江经济带城市协同发展能力评价的科学基础;在指标体系层面,构建了包括了经济发展、科技创新、交流服务、生态支撑四个维度18个指标构成的长江经济带城市协同发展能力评价指标体系(表1);在方法层面,以国内外先进地区发展水平为依据,以目标值为标尺对指标得分进行计算;在实证层面,采用国家部门或地方政府官方统计数据,为长江经济带城市协同发展能力指数提供了可靠支撑。

1 长江经济带城市协同发展能力评价指标体系(2020

 

2020年版指数与以往有何不同?

2020年版协同指数的一大亮点,在于采用了对标最高目标值的方式进行指标评价。该工作主要基于以下两方面的考虑:

一是响应国家战略需求,对标最高水平。高质量、高水平是国家对长江经济带各个城市发展的殷切期盼。2020820日,习近平总书记在扎实推进长三角一体化发展座谈会上指出,要紧扣一体化和高质量两个关键词,发挥样板区、引领区作用。20201112日,习近平总书记在浦东开发开放30周年庆祝大会上指出,要对标最高标准、最高水平,实行更大程度的压力测试。2020年版协同指数引入外部参考系,对标国内外最高水平,打通国内国际两个维度评价的连接纽带。

二是提升实践指导作用,明确调控方向。在传统的最大值标准化方法中,以城市内部横向比较为主,内部发展水平最好的城市得分被设定为100分,然后以此计算其他城市的得分。然而,该方法容易引起社会公众的误解,可能会误以为该城市目前已经达到满分水平,无需再进一步提高。这种误解可能导致某些重点领域的实际发展动向被忽略,从而削弱了协同指数的实践指导作用。2020年版协同指数采取对标国际最高值的方式进行评价,为长江经济带各个领域的政策调控提供明确方向。

以综合GDP水平为例,为了兼顾经济总量和人均水平两个方面,这个指标由城市GDP总量和人均GDP两部分组成。从GDP总量来看,2019年长江经济带GDP总量为45.7万亿元,占全国经济总量的46.2%,但与世界领先水平相比仍有差距。全球范围内,协同发展程度较高的有纽约、伦敦、东京等城市。其中,伦敦和东京是各自国家的首都,而纽约与上海更相似,是各自国家的经济中心。因此,2020年版协同指数在综合GDP水平这个指标上,选取纽约作为对标城市。2018年,纽约的GDP总量为8017亿美元,是长江经济带中最高的上海的近1.5倍。参照纽约的经济总量和人均水平,经标准化综合以后,设定了长江经济带综合GDP水平的目标值。

需要指出的是,许多城市整体得分较低(在10分左右),并不意味着这些城市无法在一些重点领域上接近世界领先水平。协同指数在总分上得到较高分数的要求非常高,需要在经济、科创、服务、生态领域全面达到世界最高水平。以上海为例,尽管在交流服务、科技创新方面都接近最高目标值(均超过90分),但由于生态领域的短板,其总分也只是略高于60分,达到66.01分。对于大部分城市而言,应当从自身发展基础和资源禀赋出发,在补齐短板的同时,进一步发挥优势,在某些重点领域完全有可能接近甚至达到世界领先水平。

对标国际最高水平,长江经济带优劣势分别在哪里?

从整体看,长江经济带在交流服务、经济发展领域总体水平较高,科技创新领域相对较弱,而生态支撑领域短板最为突出。

在交流服务领域,长江经济带110个城市平均分为15.57分,为四大领域中最高。其中,上海、杭州和成都等城市得分分别达到95.63分、75.60分、74.01分,说明这些城市在对外交通服务能力、通讯设施建设水平等方面,总体上已达到或接近国际最高水平。在经济发展领域,长江经济带110个城市平均分为12.50分,在四大领域中排第二位。其中,上海、重庆和杭州分别达到79.68分、57.58分和57.21分,说明这些城市在城市经济水平、对外经济联系强度等方面,总体上接近国际最高水平。在科技创新领域,长江经济带110个城市平均分为7.56分,排名四大领域的第三位。上海、南京和武汉分别达到96.43分、60.20分和56.66分,说明这些城市在创新基础、创新投入、创新产出等方面,也较为接近国际最高水平。排在四大领域最末的是生态支撑,平均分为7.49分,且大部分城市得分低于5分,这说明长江经济带整体上在环保投入、污染控制、生态效果等方面还任重而道远。

从具体指标看,在机场客货运量、合作发明专利数量等指标上,长江经济带与世界最高水平不相上下;而在环保固定资产投资占GDP比重、空气质量指数等指标上,与世界最高水平存在不小差距。

机场客货运量方面,2018年,长江经济带机场客运量前三位城市为上海、成都和昆明,分别达到5921万人、5295万人和4709万人,机场货运量前三城市为上海、成都和杭州,分别为417亿吨、66亿吨和64亿吨。根据国际机场理事会发布的《World Airport Traffic Report 2018》,在客运方面,上海浦东国际机场位居全球前十,而在货运方面,更是位居全球前三。合作发明专利数量方面,2018年,长江经济带合作发明专利申请数量的前三位城市分别为上海、南京和杭州,分别达到1084661521次。对标全球,根据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发布的统计公报,我国国际专利申请量在2019年已超越美国,位居全球第一位。

在生态类指标上,则印证了长江经济带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这一发展总基调的必要性和紧迫性。环保固定资产投资占GDP比重方面,长江经济带排名靠前的阜阳、赣州、抚州等城市,也只是分别达到2.28%2.18%1.69%,与住建部、环保部《全国城市生态保护与建设规划(2015-2020年)》提出的3.5%的要求尚有距离,与世界上较高的4-6%水平更是差距明显。空气质量指数方面,长江经济带空气质量指数最好的丽江、安顺、六盘水等城市,也只是分别达到444546,勉强达到国家标准的一级水平(低于50),与世界上空气质量最好的城市相比(年平均水平低于10),差距还非常大。与经济、科创和服务领域的优势指标相比,长江经济带在生态类指标上仍需付出更多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