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9/11/26

    来源: 中国自然资源报

求解长江大保护

谢必如  白文起  薛亮  吴冬美  钱里阳

核心提示:作为长江上游和下游的重要省市,近年来,重庆市和江苏省在推进长江大保护工作中面临着各自的难题。在重庆,长江沿岸部分地方忽视了流域生态容量的有限性和环境承载力的脆弱性,流域生态“账户”透支严重;在江苏常州,区域资源环境保护与沿江化工产业发展之间的冲突日益加剧。如何解决这些问题,正确把握整体推进和重点突破、生态环境保护和经济发展、破除旧动能和培育新动能、自身发展和协同发展的关系,重庆市和江苏省常州市作出了自己的探索。

 

重庆担起“上游责任”

 

巫山县北门坡变形体治理工程改善生态环境,保障了城区地质安全。伍志石 

“众水会涪万,瞿塘争一门”。地处长江上游、三峡库区腹心的重庆市,是长江流域重要生态屏障和全国水资源战略储备库,生态区位十分重要,生态保护责任重大。如何树立“上游意识”,担起“上游责任”,保护好长江母亲河,守护好中华民族的摇篮,是摆在重庆各级政府部门面前的重要职责。

重庆市奉节县地处我国“长江上游柑橘优势产业带”核心地带的三峡库区,是全国唯一的柑橘无疫洁净区域,自然资源、生态条件得天独厚。得益于重庆市落实“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要求,奉节县坚定不移走生态优先、绿色发展之路,充分利用自然优势,种植柑橘30万亩,生态环境好,柑橘成了“致富果”,种出的水果每年供不应求,仅脐橙游客采摘每年就能卖出100多万元。

而这些,还只是重庆市深入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加强生态环境保护结出的硕果之一。近年来,重庆市在长江大保护工作中充分发挥自然资源在生态保护中的源头管控作用,不断加强生态系统保护修复,推动形成绿色发展方式和生活方式,为加快建设山清水秀美丽之地提供了战略保障。

补齐生态短板的重庆实践

98日,全国集中式饮用水水源站环境保护第二轮专项督查汇报会在重庆市举行。会上指出,重庆深入实施“碧水、蓝天、绿地、田园、宁静”五大环保行动,截至20188月,长江干流重庆段水质总体为优,纳入国家考核的42个断面水质优良比例达到88.1%

据悉,重庆38个区县和两江新区、万盛经开区共有82个地表水型县级以上城市集中式饮用水水源地,全部完成保护区划分,设置标志、标牌,并按要求绘制了矢量图上报生态环境部,同时实施了水源地规范化建设。从水质看,重庆城市集中式饮用水水源水质达标率常年保持100%

“经济学有个‘木桶原理’,说的是一只木桶想要盛满水,木桶的每一块木板都要平齐,有一块短板都无法盛满水。”重庆市规划和自然资源局局长董建国说,“我们的饮用水水源达标是贯彻落实‘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的结果。过去,长江沿岸有些地方单纯追求经济快速增长,忽视了流域生态容量的有限性和环境承载力的脆弱性,流域生态‘账户’透支严重。”

怎么办?重庆市的做法是厚植生态基础,共抓保护,推进生态产业化、产业生态化。重庆市落实“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要求,坚定不移走生态优先、绿色发展之路。在自然资源部规划的支持下,减少基本农田300多万亩,为生态提供发展空间,减少面源污染,增加生态保护能力。对广阳岛、广阳湾、中坝岛等半岛流域,采取自然修复与人工治理相结合的方式进行流域水环境综合治理和修复。

位于长江南岸的广阳岛,原规划为经济开发。在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指导下,这里“开发给保护让路”,重庆市重新规划,突出生态性、公共性、开放性,以“长江风景眼·重庆生态岛”为定位,高起点推进旅游与其他产业深度融合发展,把广阳岛建成集生态保护、休闲游憩、文化展示、国际交往等功能于一体的国际生态岛。

“绿色﹢”让巴渝大地生机盎然

2017年,被誉为“三峡橘乡”的忠县申报国家级田园综合体试验项目取得成功,成为重庆市唯一一个国家级田园综合体试点县。“这个项目规划面积18.6平方公里,涉及10个村(社区),常住人口3万,项目以‘一镇三廓四区’,构建生产、产业、经营、生态、服务、运行六大支撑体系。”重庆市局国土资源规划处长鞠广进一步解释道,“一镇”即新立柑橘特色小镇;“三廊”即橘乡人家风情廊道、环青龙湖慢行廊道、田园马拉松廊道;“四区”即智慧柑橘示范区、橘乡文化博览区、三峡花卉植物园区、橘乡荷海休闲区。

目前,忠县通过实施综合整治实现了“水三变”,即浊水变清水,死水变活水,水体变水景。全县城市集中式饮用水源水质达标100%,乡镇集中式饮用水水源水质达标率80%以上。汝溪河水质达到了Ⅲ类标准,沿河两岸呈现出“柳树成荫”“荷花飘香”“水草丰美”的水体景观。

“推进‘长江大保护’工作的重要一环就是把‘山水林田湖草’作为一个生命共同体统筹谋划。”董建国说。2017年,在市委市政府的领导下,重庆局会同市财政局、市环保局编制《长江上游生态屏障(重庆段)山水林田湖草生态保护修复试点实施方案》,以主城“两江四山”作为试点范围,面积约4350平方公里。国土资源综合整治向生态环境脆弱区域倾斜,提高资源环境承载力。

“实施重要生态系统保护修复工程,建设绿色家园,持续提升居住品质,是我们推进长江大保护的重要抓手。”鞠广说道。近年来,重庆依托山城、江城的独特禀赋,统筹山水林田湖草系统治理,组织开展长江两岸植树造林摸底调查。在重庆三峡库区、主城“四山”、自然保护区等重要区域实施重要生态系统保护修复工程,优化生态安全屏障体系,构建生态廊道,提升生态系统质量和稳定性。同时,加强沿江工业管理,重点抓好长江干流及主要支流岸线1公里范围内工业管控,严禁在重庆长江干流及主要支流岸线5公里范围内新布局工业园区。

此外,重庆局围绕城市提升和乡村振兴两大基本面,积极改善群众居住条件,营造宜居宜业宜游环境。优化“多中心、组团式”城市空间结构,科学控制城市建筑密度、高度,多给生态“留白”、自然“种绿”。“我们的目的就是加强‘两江四岸’、沿江岛屿开发管控,调整优化土地用途,优化公园绿地等生态民生用地配置,利用城市建成区边角地建设社区体育文化休闲公园,让市民看山亲水近绿。”鞠广说道。

“山水林田湖草是个生命共同体,最重要的是要综合整治。”董建国说。目前,重庆在潼南、荣昌、梁平启动了首批3个市级山水林田湖草综合整治项目,每个项目投资5000万元。全市各区县重视综合整治,成效逐步显现。

让绿色为群众带来更多红利

作为三峡库区和重庆唯一的国家级田园综合体试点项目,“三峡橘乡”2018年全速建设,2019年全城开园,森林覆盖率将达70%以上,年可实现综合产值35.5亿元,直接间接带动1万农民和三峡移民就业,农民和三峡移民年人均可支配收入达2.5万元以上,年接待旅客100万人次,实现旅游综合收入6亿元。

“这些都得益于在推进长江大保护工作中,当地生态产业化、产业生态化的发展思路。”董建国表示,“过去,把绿地变成工厂,把树林变成农田叫‘发展’。现在不搞大开发,在发展中保护、在保护中发展,转变发展观念,用‘是否利于生态保护’这个首要指标倒逼产业转型升级,让绿色为群众带来更多红利,努力显现百姓富,生态美的有机统一。”

而在重庆市江津区,这里地形地貌以浅丘为主,坡地土壤大都贫瘠,且水土流失严重,只能种些红苕、玉米、产量较低。“为改善生态环境,近年来我们通过实施退耕还林,根据土壤和气候条件选择种植耐旱、生命力强的九叶青花椒树,这既能生态还林,又能让农民增收致富。”重庆局地质环境处处长李少荣说道。

贫瘠的土地绿色崛起,小花椒成了富民大产业。如今,江津区50万亩的花椒种植地成了全国最大的九叶青花椒种植基地,创出的花椒品牌价值经专家评估达18.12亿元。目前,全区有花椒加工企业27家,创年产值30多亿元,惠及椒农72万人。

“事实上,石漠化的生态治理也是我们在推进长江大保护过程中面临的一道难题。石漠化地区岩石裸露,农民只能在石头缝里种点玉米,收成甚微。特别是三峡库区,石漠化集中分布,制约经济发展。”李少荣说道。而更让他担忧的是,长江三峡成库水位在145~175米间涨落,“这就形成了消落区,由于一般植物难于在其中生存,这里水土流失严重,变成一片荒芜的滩涂”。

“解决这些问题的办法在于创新思路,把治理石漠化土地与经济发展紧密结合起来。”董建国说。万盛经开区南铜镇石桥村八角山在治理石漠化中,通过客土栽培方式,栽种耐干旱、生命力强的花椒树,取得成功。昔日一片白的山坡变绿了,生态环境好了,经济也得到了发展,700多亩花椒林,亩产可达3000多元。而万州区配合三峡水库蓄水,栽种中山杉试验示范林取得成功,解决了消落区治理的世界难题。“他们在消落区累计移栽中山杉试验示范林1500亩,绿化了江岸长度45公里。昔日荒滩涂土地盘活,成了水上绿色长廊。”李少荣说。

“老百姓过去‘盼温饱’,现在‘盼环保’;过去‘求生存’,现在‘求生态’。共抓长江大保护,可以让群众的家园更美丽,生活更美好。”董建国欣喜地说。

江苏常州“化工围江”破局

 

 

 

常州市新北区沿江化工产业园区(上图)与生态环境整治区(下图)形成鲜明对比。本报记者 薛亮 摄

江苏省常州市新北区北依长江,是199211月经国务院批准成立的首批的国家级高新区之一,目前形成了以化工新材料等为龙头的八大专题园区为支撑的产业发展格局。

“这些年开发区的沿江工业园区蓬勃发展,在促进了经济快速增长的同时,也给我们的生态环境等带来了诸多不良影响。”说起遍布沿江区域的各类园区,常州市滨江经济开发区党工委书记盛晓东并不讳言。盛晓东所说的滨江化工园紧邻长江新北段,重点发展以苯、氯碱为核心的基本化工原料等,这成为当地经济发展的支柱。但近年来,区域资源环境保护与化工产业发展之间的冲突却日益加剧。

江苏沿长江区域的问题远不止常州市新北区这一段。据该省经济信息化委员会提供的一份资料显示,目前,江苏省沿江地区的化工、钢铁、煤电依然比较集中,其中化工业主营收入占到全省的68.4%,部分地区化工企业入园率低,危险品企业和码头布局分散,存在较大环保安全风险。

“这与长江经济带发展新形势、新任务的要求是不相适应的。”江苏省有关部门负责人表示,“在长江经济带由大开发转向大保护的关键时期,如何在全省范围内规范类似常州市新北区滨江化工园等的建设与发展,推进化工企业综合整治,修复受损生态环境,已成为沿江区域实现经济社会转型发展的重要任务之一。”

沿江生态用地屡遭侵占

常州市新北区沿江地带横跨孟河镇、滨江经济开发区,区域总面积4136公顷。近年来,当地坚持“生态压倒一切”,先后实施了长江沿岸生态廊道建设等多项重要工程,7年累计关停并转沿江化工企业70多家;强势推进“263”专项整治行动,关停取缔“小散乱污”企业491家。

“虽然从字面上看我们在长江大保护工作中取得了一些成绩,但是我们知道,对于沿江生态环境而言,仅仅关停并转这些化工企业是远远不够的。”常州市国土资源局高新区(新北)分局局长管卫忠说道。

南京大学地理与海洋科学学院教授李满春及其团队,对常州市新北区沿江地带的保护与发展问题进行详细调查研究发现,近年来,随着沿江工农业生产的迅速发展,高强度的经济活动给土壤和水资源环境带来的影响,绝不仅是关停几家企业就能解决的。

“土壤镉含量在新北区北部的孟河生活中心较大,而土壤铬、汞、铅含量在新北区中、西部地区较高,人口和工业集中的东部地区反而较小。土壤砷、铜、锌的含量则表现出相反的趋势,大致为自西南向东北递减。”李满春表示,这与沿江化工园区密集分布有很大的关系。此外,在新北区由长江、藻江河、德胜河、新孟河等构成的纵横交错水网中,位于北部新城和黄河路高新技术产业片区的河流,因受到化工企业的污染,其水功能等别较高,水质也较差。

整改已迫在眉睫。去年开始,新北区将加速推进长江大保护工作的第一步放在了对沿江1公里范围内76家化工企业的调查摸底上。“我们根据高分辨率遥感影像提取的工业用地信息识别化工企业。结果发现,全市886公顷的化工企业几乎全部集中在新北区长江沿线。”常州市国土资源局春江中心国土资源所所长季建忠说。

“新北区沿长江1公里范围应当划入沿江保护区域,重点实行生态保护。”李满春表示,沿江保护区主要位于长江1公里缓冲区内,这些地段本应限制大规模的工业化、城镇化开发,适度扩大农业生产空间,鼓励发展生态旅游业。同时控制新增建设空间,适度增加生态空间,引导人口向优化开发、适度发展、重点拓展等区域转移。但事实却并非如此。

站在新北区沿江地带远眺,鳞次栉比的工业建筑数量惊人。调查显示,近年来,快速城市化使新北区沿江区域生态用地不断被侵占,导致其日益破碎化、岛屿化。生态用地之间的连接性不断下降,对新北区经济、社会的可持续发展产生了不容忽视的负面影响。

构建生态网络,保护与重建生态用地之间的连接,形成具有空间完整性的景观和生物栖息地网络,有效提高城市生态系统的质量和保护生物多样性,重重难关,摆在了当地有关部门面前。

直面沿江化工企业搬迁改造难题

“作为江苏省国家级沿江生态绿色发展先行实验区,我们如何在长江大保护工作中搭起‘以先行实验区建设,实现保护长江生态环境、引导区域功能优化整合、推动产业转型升级’的战略架构,为全省其他地区做出示范,显得尤为重要,这也是给自然资源部门布置的一道作业。”常州市高新区党工委书记、新北区委书记周斌说道。

“争创长江大保护沿江绿色转型发展的先行实验区”,这样一顶压力满满的重担压在了管卫忠的肩上,他首先把目光瞄向了距离新北区1000公里的湖北省宜昌市,“取经”的念头让他迈出了外出“求学”的步伐。

湖北地处长江中游,是拥有长江干线最长的省份,而宜昌又堪称长江第二道生态防线。宜昌市国土资源部门围绕化工产业园区规划建设任务,探索出一条促进全市经济转型跨越和绿色发展的新道路。

宜昌的治理经验让新北思路大开。“新北区沿江绿色发展的关键在于化工企业腾退、搬迁、拆改。那就先从沿江化工企业搬迁这个难啃的硬骨头开始。”管卫忠说。此后,新北区不断加快推进沿江区域范围内化工企业腾退、搬迁、拆改。同时,以沿江区域化工企业腾改迁行动为抓手,全面取缔整治不符合产业布局规划、不在工业聚集区,污染物排放不达标的“小散乱污”企业,严厉打击无证无照、证照不全、违法建设、违规经营的“小散乱污”企业经营行为。

同时,结合本地实际,新北区国土资源部门更是提出了一条创新性的思路,那就是“先废弃滨江污染企业、后废弃工矿用地复垦”的沿江化工企业异地搬迁改造办法。

“为实现沿江资源环境大保护基础上的经济社会大发展,我们基于现行土地管理政策设计了整改方案,那就是通过工矿废弃地复垦实现沿江化工企业的关停并转。”管卫忠说道,新北区在认定沿江化工企业用地为工矿废弃地的基础上,通过科学确定沿江区域土地复垦利用规划目标,因地制宜推进废弃工矿用地复垦,盘活土地利用方式,优化土地利用空间布局,推动环境综合治理和生态恢复,实现长江沿岸生态功能区作用,促进长江经济带可持续发展。

“实行沿江区域生态保护,以严格保护生态、节约集约利用建设用地为前提,对长江沿江区域范围内废弃工矿用地进行结构调整与布局优化,科学确定复垦规模。”周斌解释道。据了解,今年,滨江经济开发区工矿废弃地复垦规模为226公顷,这一下就可新增农用地总量203公顷。“这就为沿江地区走出一条生态优先、绿色发展的新路创造了条件。”周斌欣喜地说道。

在保护中发展更要在发展中保护

目前,加快形成绿色生产生活方式,深入推进绿色低碳循环发展,壮大节能环保、清洁生产、清洁能源等绿色产业,坚持在发展中保护、在保护中发展,坚持绿色发展,实现经济社会发展与人口、资源、环境相协调,成了常州市新北区加快推进长江大保护工作的第一要务。

周斌表示:“我们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就要围绕绿色发展做文章,第一条就是红线,要通过进一步的强化整治,保护好生态红线;第二条就是绿线,加快促进落后产能淘汰,同时也围绕长江的保护做好湿地文章;第三条就是坚守底线,特别是安全生产、环境保护的底线,进一步来落实好高质量发展的责任。”

今年以来,新北区不断从沿江地区生态空间完整性和连通性、修复受损生态系统的视角出发,通过筛选出具有较强服务功能的重要生态斑块,提取生态廊道和生态节点,重构了以河流湿地、滩涂湿地为生态源,以线型生态用地为廊道,以关键生态交汇口为生态节点的生态网络体系,藻江河绿道、新龙生态林、新龙湖湿地公园等一批绿色生态项目不断涌出。

今年4月,习近平总书记在湖北武汉视察时指出:“不搞大开发不是不搞大的发展,而是要科学地、有序地发展。”

“长江大保护要解决的核心问题是正确处理好保护与发展的关系,实现发展与保护的并重,所以长江大保护首先要明确不是鼓励新一轮的‘大干快上’,而是要坚持在保护中发展,在发展中保护。”李满春指出,“生态环境保护和经济发展不是矛盾对立的关系,而是辩证统一的关系,不能把生态环境保护和经济发展割裂开来,更不能对立起来。”

“沿江生态环境的修复,可以推动周边地区各种经济活动的开展。同时,还可以利用沿江退出化工企业复垦整理出的建设用地大力发展低污染、高产出比的高新科技产业。”周斌表示,今后,高新技术产业、新材料产业、电子信息产业等“十大产业链”优势主导产业将成为新北区沿江经济发展的主流,吸引新医药、新能源和现代农业园区以及商贸物流等企业入驻,大力发展绿色可持续发展产业,有利于促进沿江地区产业升级转型和发展提速,潜在经济收益巨大。

李满春认为,实施沿江化工企业退出能够更好地维护常州历史文化名城和优秀旅游城市的自然风貌,创造人与自然环境和谐的生态环境。“通过对沿江搬迁化工企业以及沿江生态环境法的修复,裸露的地表得到整治复绿,原化工工厂废弃地得到利用,沿江生态环境显著改善。在宏观上配置合理的土地利用和景观格局,在微观上创造一定的土地生产力和合适的生态条件,提高生态系统的生产力,实现生态系统的稳定性,恢复生态环境,促进沿江地区社会经济可持续发展。”李满春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