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9/08/29

    来源: 重庆日报

努力在推进长江经济带绿色发展中发挥示范作用

文传浩

建设长江上游重要生态屏障筑牢长江上游重要生态屏障,从构建山清水秀美丽之地加快建设山清水秀美丽之地,再到在推进长江经济带绿色发展中发挥示范作用,习近平总书记2016年以来两赴重庆,对重庆绿色发展提出了更高要求、更多期盼。重庆的绿色发展不仅事关重庆一域,更关乎西部地区、长江经济带、乃至我国生态文明建设全域、全局。在重庆发挥的三个作用中,在推进长江经济带绿色发展中发挥示范作用,是发挥支撑作用带动作用的底色及重要抓手,将绿色发展示范全面融入到推进新时代西部大开发、推进共建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高质量发展,是落实习近平总书记殷殷嘱托的重要内容。

长江经济带绿色发展的现状及问题

从第一次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召开至今,长江经济带生态优先、绿色发展格局不断巩固,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要求不断落实,一个转变,两大支撑,两大提升的绿色发展新格局逐步形成。其中,一个转变即发展理念的转变。从二元对立到绿色发展,万里长江走出了生态保护与经济发展的二元对立,生态优先、绿色发展理念日益深入人心。两大支撑即规划政策和体制机制的支撑。以《长江经济带发展规划纲要》为统领,10个专项规划、11个实施方案及一系列支持政策为支撑的规划政策体系基本形成,同时,长江经济带“1+3”省际协商合作机制以及上游、中游、下游多层次协商合作机制架构逐步形成。两大提升即生态环境水平和经济发展质量的提升。在生态环境保护上,截至20185月底,1361座非法码头全部完成整改,其中彻底拆除1254座并实现生态复绿。劣类水质比例为1.8%,比2015年年底下降4.6个百分点;在经济发展质量上,从化工锁江创新驱动,破成为长江经济带各省市发展共识。长江经济带生态优先、绿色发展取得良好开局,但依然面临着不少困难和挑战,如绿色发展创新机制不足、三生空间协调不足、缺乏整体性及系统性考量等。

重庆发挥绿色发展示范作用的基础条件

重庆集大城市、大农村、大山区、大库区为一体,是全国六大老工业基地之一,与武汉、南京、上海等中下游城市一样,面临着传统产业向高质量产业转型升级的任务和压力,同时又承担了更高的发展诉求,即经济发展与环境、社会、生态文明等更高维度的协调及融合。因此,重庆的高质量绿色发展转型经验对于中下游城市而言更具复制及推广意义。

在发挥绿色发展示范作用的基础条件方面,重庆具有自身的独特优势。一是支撑绿色发展的多重国家战略叠加利好。在国家战略布局中,重庆既是西部大开发重要的战略支点,也是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联结点,承担着承东启西、牵引南北、通达江海的重要历史使命,相关政策为重庆发挥绿色示范作用提供坚实的基础。二是支撑绿色发展的区位优势明显。在经济区位方面,重庆在持续推进内陆开放的过程中,积极与四川、贵州、云南、广西、甘肃、青海等地合作。在交通区位方面,重庆是长江上游的重要港口和物资集散地,以及西部地区唯一具备公路、铁路、水运、航空、管道五种运输方式的综合交通运输枢纽,支撑着重庆构建内陆开放高地和国际物流枢纽。三是支撑绿色发展的资源禀赋较高。在自然资源方面,重庆水网密布,水能蕴量大,同时,以页岩气、天然气、地热水等为代表的矿产资源储量大、种类多,市内已发现矿种69种,已有查明资源储量矿种45(2015)。在人文资源方面,重庆孕育了厚重悠久又多彩鲜活的巴文化、三峡文化、移民文化、抗战文化等多种文化类型,同时也是现代都市文化的代表,文化底蕴深厚。四是支撑绿色发展的产业基础良好。重庆作为重要的国防科研生产基地和老工业基地,产业体系健全、综合配套能力完备,已形成以汽车、电子产业双轮驱动,装备、材料、化医、消费品、能源等产业多点支撑的发展格局,产业发展前景广阔。

重庆发挥绿色发展示范作用的实现路径

一套创新体系。即推进绿色发展的制度创新体系。通过加强和完善重庆绿色发展制度体系的系统性改革,进一步推进在绿色生产、绿色消费、绿色金融等领域的绿色制度创新,提升全领域、全产业链的绿色发展水平。并以全域绿色发展为目标,针对当前绿色发展过程中存在的生态功能、产业发展、政策供给等领域的碎片化、孤岛化问题,打破以政域为主导的管理模式,构建一套与山水林田湖草系统治理相匹配的复合生态系统管理体系,以重大制度改革创新引领和推动重庆绿色发展。

两个目标定位。即力争建设国家级全域绿色发展示范区和三峡库区国家生态经济综合改革试验区。以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重庆要在推进长江经济带绿色发展中发挥示范作用为契机,力争将重庆建设成国家级全域绿色发展示范区,将重庆三峡库区定位为国家生态经济综合改革试验区。并积极探索与四川、贵州、陕西等在乌江、嘉陵江等跨域干支流流域构建长江经济带干支流(跨域)绿色发展试点区,在生态经济合作、生态精准补偿、流域精准扶贫等领域融合协同方面先行先试,探索上下游、左右岸、干支流绿色发展示范试点经验和有益做法。

三大空间治理。即统筹三生空间,促进生产空间、生活空间、生态空间协调、融合发展。以合理利用三生空间、协调三生空间布局、促进三生空间内部关联与制约、分割与融合的内在逻辑及辩证统一为目标,结合三大空间治理,加快推动重庆城乡融合发展、绿色发展,建立健全城乡一体绿色发展的体制机制和政策体系,推动区域可持续发展。

重庆发挥绿色发展示范作用的重要领域

三生空间作为实现绿色发展的重要抓手,三生空间的协同、共荣是实现绿色发展的必然要求。以三生空间发展中的突出问题为突破口,围绕若干重点领域,切实在长江经济带的绿色发展中发挥示范作用。

生态产业立足,构建绿色示范生产空间。乡土化为根基,深化农村、农业产业空间的绿色转化。一是打造专业村、专业镇,以特色生态农产品为基础,构建乡村现代生态产业的全产业链。二是突出新旧共生,激活农村破旧、闲置农房资源。保留农房原始风格,融入现代配套设施,创新经营模式,发展民宿、农旅等新业态,打通城乡资源流转通道。三是推动农村环境综合治理,实现资源循环利用。以垃圾分类处置为抓手,建设垃圾资源化利用处理站,整体进行垃圾源头减量和资源化再利用。四是着力构建四绿机制推动绿色文化在乡村地区的生根发芽。破除生态顽疾,发挥区位、产业优势,筑牢绿色工业生产空间。一是破除化工锁江,筑牢绿色生产空间。二是发挥生产空间优势,立足自身优势,坚持大数据智能化发展目标,大力推动制造业高质量发展。三是推进西部陆海新通道建设,下好西部开放先手棋。一要加强顶层设计,成立西部陆海新通道建设协调小组,统筹谋划建设长期性和战略性的重大工作;二要推动沿线道路基础设施建设,加快航道等级提升、强化铁路大通道建设、加密区域公路网路,完善综合交通网路;三要突出重庆运营中心与进出口货物集散地的中心作用,将整个长江经济带的产业资源、交通运输资源、国际贸易资源作为统一体通盘考虑。强化生态服务产业支撑,实现高质量现代生态服务业的绿色推进。一是实施生态旅游景区提升建设工程,完善旅游基础设施配套能力和服务水平,大力发展民宿经济等新业态。二是充分挖潜特色生态资源,形成集养生、养老、保健、文化创意、休闲娱乐等为一体的生态健康服务特色小镇。三是利用大数据、物联网等新兴技术,对传统服务产品和行业进行效能提升,形成智慧旅游、智能物流、智能共享等新兴生态服务业。四是大力发展会展经济,形成依托品牌节庆和重大活动来开发文化旅游的新模式,推动科技、文化、创新创意的融合发展。五是依托中欧班列(重庆)及西部陆海新通道,构建现代商贸流通体系及国内外四通八达的网络空间格局,实现全方位、全领域的互联互动。

统筹城乡,见山见水见乡愁,构建高品质、绿色示范生活空间。城乡统筹,缩小城乡差距,推动高品质城乡生活空间重构。一是城乡公共服务一盘棋。首先,加强城乡教育均等化,加大农村地区教育投入,积极推动教育生态补偿体系建设;其次,加快建成覆盖城乡养老、医疗保障体系;再次,强化法制保障,健全和完善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制度。二是强化农村产业扶持,增强经济发展内生动力。立足重庆市农业农村经济发展现状,开发优质特色资源,进一步发挥龙头企业的示范带动作用,促进农村产业兴旺。三是坚持多元化、多样化发展导向,带动特色城乡空间重构,打通城乡交通、物资、信息等流通环节,构建高效、一体化的城乡发展空间。高效精准,点面结合,紧盯两污一臭,牢守绿色生活空间。一是强化点源污染源头防治,将污染防治精准到。一方面要加强园区良性集聚,实现产业集群式、链条式、配套式绿色发展;另一方面要加强监管,用铁的手腕对散乱污及偷排偷放行为零容忍,并将入河排污口日常监管列入基层河长履职巡查重点内容。二是拉网式治理农业面源污染。将三峡库区等重大工程区域、重要饮用水水源地等作为重点治理区域,以县为单位集中连片开展农业农村面源污染全覆盖、拉网式治理。三是全面消除黑臭水体,打好打赢水污染防治攻坚战。一要深入推进河长制,强化黑臭水体河长制考核评价,确保黑臭水体整治任务得到有效落实;二要加大黑臭水体流域工业企业的抽查力度,严格查处偷排偷放、数据造假等行为;同时,引入PPP创新模式,按照投资、建设、运营和移交的形式,实现利益共享和风险分担,更好地为社会和公众提供服务。以四变三生,发展全域旅游,探索空间脱贫新路径。一是推动生态空间-生态资源-生态产品-生态产业的四变变革,以四变壮大低碳绿色环保产业体系构建、推动生态产品供给侧改革,进一步推动三生空间协调可持续发展。二是坚持交通先行,夯实扶贫设施保障。首先协同加快市域国、省道升级改造、区县高速路网连接、沿江快速通道等建设;其次,加快市域黄金水道升级工程,强化通航秩序、安全监管、航道治理;再次,加快全域通用机场布局,协同打造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航空支点,形成西部地区立体化交通协同网络。三是探索全域旅游+绿色扶贫发展模式,推动长效脱贫新路径。鼓励把不同区域、不同部门系列政策、行动计划有机融合,编制全域多规叠合的一体化顶层规划;积极探索全域旅游发展与就业扶贫、创业扶贫、产业扶贫等多种扶贫方式的有效融合路径;鼓励结合当地特色发展景区依托型旅游、避暑休闲度假旅游、红色旅游等多样化、特色化和个性化的全域绿色扶贫的空间布局。

加快建设山清水秀美丽之地,打造全域、绿色示范生态空间。着眼世界级水利水电库区生态文明建设新样式,构建库区绿色生态空间。一是精准发力。从流域视角精准优化库区(流域)治理范围,精准划定生态红线,精准完善生态补偿+环境审计+环境税收+环境影响评价多维政策体系。二是打造高质量绿色发展的制度环境。创建库区GEP核算评价体系,建立库区正面清单+负面清单双单制度,构建库区生态产品交易制度。三是打造共建共治共享的生态治理格局,构建库区多层次风险地图。强化生态共建,构筑山清水秀生态空间。一是建立生态产品的政府采购制度。包括设立生态产品政府采购基金,基于公共服务均等化的最低保护价采购,基于生态产品价值考核的激励性采购制度等。二是建立完善生态产品市场化交易制度。试点构建市场化生态交易机制。三是建立生态产品跨区域的横向购买机制。由库区和上中下游地区按照合理的分工共同进行生态建设,如三峡库区具体实施保护和建设,上中下游地区承担部分保护建设费用。并积极探索飞地补偿制度,在三峡库区与上中下游地区各划出部分区域,分别由对方来建设和发展,这也是市场条件下的一种生态补偿途径。着力构建一岛两江四岸四山生态骨架,挺起城市生态脊梁。一是系统推进广阳岛与两江四岸”“四山的融合互动,形成一岛两江四岸四山的重庆主城生态大格局和主骨架,不断向市民提供更多优质生态产品。二是以科技创新引领,支撑一岛两江四岸四山的生态修复及保育,强化生态环境保护与修复科技的创新供给,聚焦区域重大环境问题,如广阳岛生态修复、两江岸线消落带保育等,以科技集成、科技示范等为创新驱动,打造三峡库区、长江经济带山水环境综合治理样板。三是多方参与,构建多元共治的一岛两江四岸四山治理体系。在一岛两江四岸四山的整体保护工作中,强化企业的污染防治主体责任和公众参与的话语权、主动性,构建多元共治、多元共享的一岛两江四岸四山治理体系。(作者单位:重庆工商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