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1/11/08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长江经济带“十四五”交通规划顶层设计出炉 为中西部发展打开新格局

115日,国家发改委基础司副司长周小棋在国家发改委专题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十四五”长江经济带综合交通运输体系规划》(以下简称《综合交通规划》)主要包括6方面建设任务,是长江经济带发展“1+N”政策规划体系“N”中首个印发的配套政策,是推动长江经济带高质量发展的重要支撑,也是畅通国内国际双循环主动脉的关键举措,更是促进长江经济带上中下游协调发展的有力抓手。

“长江经济带联动中国西中东部地区,成为国内国际双循环的主动脉地位已基本形成。”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经济研究部副部长冯俏彬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未来要使各个城市圈已经建成的交通设施网络能够连成一体,实现无缝隙、无障碍对接,进一步提质增效,提升流量等级。

点燃发展新引擎

20149月,国务院印发了《关于依托黄金水道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的指导意见》,20165月,国家发改委又制定推出了《长江经济带发展规划纲要》,至此,推动长江经济带高质量发展一直是我国的重要战略之一。

长江经济带横跨我国东中西三大区域,在我国具有重要的经济地位,对我国战略发展全局具有重大意义。国家发改委817日公布的数据显示,上半年长江经济带11省市地区生产总值24.88万亿元,同比上升14%,经济总量占全国的46.9%——长江经济带在全国经济高质量发展中的引领作用不断显现。

中国中部发展研究院暨区域与城乡发展研究院副院长、教授王磊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发展格局中,最基础的要素之一就是交通条件和物流成本。

而在长江经济带高质量发展中,一直都少不了交通这个“先行官”。冯俏彬表示,长江经济带串联多个黄金港口,通过长江经济带的多式联运,目前已形成以“黄金水道”、沿江高速铁路和公路、国省道以及航空等多种运输方式的综合立体交通廊道。

交通运输部数据显示, 2020年我国内河货运量完成38亿吨,货物周转量1.6万亿吨公里,长江干线连续多年成为全球内河运输最繁忙、运量最大的黄金水道。通过江海联运和公铁联运的有效连接,长江经济带已基本实现国内和国际循环的有机衔接。

以长三角地区为例,长三角拥有高度发达的交通网络、经济园区、创新基地等平台载体,构成了双循环必需的传动通道和功能单元。

目前,长三角高铁总里程突破6000公里,三省一市已形成以上海为中心的0.53小时高铁都市圈。去年长三角机场群完成旅客吞吐量16116.2万人次,完成货邮吞吐量580.9万吨,均超过了京津冀机场群、粤港澳大湾区机场群、成渝机场群等。

“此次《综合交通规划》中再次强调了要水陆空齐头并进发展,点燃发展的新引擎。”冯俏彬认为,《综合交通规划》提出的六大任务中,第一个就是提升交通网络的通达能力,并且对航运、铁路、公路、航空等布局提出了明确要求,包括畅通长江干线航道、加快建设沿江高速铁路、完善区域公路网布局、推进机场群建设等。

冯俏彬表示,《综合交通规划》对长江经济带发展的进一步部署,将使要素的流动速度更快更顺畅,更大程度发挥长江经济带畅通国内国际双循环的主动脉作用。

补齐中西部发展短板

“长江经济带的高质量发展, 不仅是长三角一体化,还要向长江中游城市群以及长江上游延伸。”王磊表示,长江上中下游交通运输网络的发展仍有差异,《综合交通规划》突出对外通道建设,为中西部发展打开了新格局。

目前,长江经济带向东开放主要是建设以上海港为核心的外贸集装箱运输网络和以宁波舟山港为主体的大宗散货外贸运输网络。《综合交通规划》中提出,做实向西开放通道、做大向南开放通道、做优内陆开放通道、推进长江通关便利化,构建高水平对外开放运输体系。

而向西开放主要是做实与南亚、东南亚特别是东盟十国的交通基础设施联通;向南开放主要是加快西部陆海新通道建设;内陆开放主要是强化南北纵向通道与长江黄金水道的有机衔接。

王磊表示,目前上中下游交通动能转换中还存在一些卡脖子问题,比如转运环节不够流畅、转运设备不到位、转运体系不连贯、客货运发展不平衡等。此次《综合交通规划》为中西部交通运输体系建设注入了一针强心剂,包括再次明确推进成渝世界级机场群建设、长江中游机场群建设,加强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交通统筹发展,稳步推动黔中、滇中城市群交通建设等。

城市群、都市圈时代,区域发展从单打独斗转向一体化抱团,成为大势所趋。目前,成渝地区、长江中游城市群都在加速现代基础设施网络的扩能成网。

根据规划,到2025年,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现代化多层次轨道交通网络初步建成,出渝出川四向通道基本形成,航空枢纽地位更加凸显,长江上游航运中心和物流中心基本建成。长江中游城市群更是提出,共同争取国家支持开展长江中游地区轨道交通体系规划研究,协调省间高铁(城际)、高速公路、水运航线跨省布局,加快构建1小时内部交通圈和2小时互达经济圈。

王磊表示,长江经济带作为一个整体,要实现高质量发展,沿江各省要合力提升长江黄金水道功能,从根本上解决下游“卡脖子”、中游“梗阻”、上游“瓶颈”问题,同时加快地区间基础交通互联互通,使要素能够在整个长江经济带顺畅流动。

此外,此次《综合交通规划》中提出的6大任务中,再次提出要推进交通绿色低碳发展。冯俏彬认为,在保护生态环境的前提下推进综合交通运输体系建设,要充分利用好长江经济带的水利资源,实现能源本身清洁化和能源电气化两手抓。要支持引导、鼓励绿色港口、绿色空港、绿色公路等绿色基础设施建设,推动基础设施绿色升级。